阿仁:申花球迷幸福不幸福 留着来年再问问朱骏吧

●央视新闻频道在中秋、国庆双节期间播了一档随机调查节目,就提两个问题:“你幸福 口伐?”、“你还有什么遗憾吗?”受访的老百姓有交关交关或精采或有趣或匪夷所思的回答。我喜欢这样的节目。它比名人访谈、明星问答、专家论道这类泡水泡汤的节目好多了。真实是好节目的第一要素。央视财经频道抬出崔永元与周立波大谈人生之道的双档,我看只像滑稽戏里唱的堂会,似乎是想传播正道,实在是在流传歪理。扶正压邪,不能只靠油腔滑调的做秀。

●回到足球。中秋节之前,东亚队终于提前了三轮冲超成功。从徐根宝与他的弟子们看来,今年,崇明岛的月亮肯定是12年来最圆最亮的一轮。假使央视记者撞见了根宝,把话筒送上去问:“侬幸福 口伐?”根宝一定是以哈哈大笑来做开场白的。根宝的“十年磨一剑”是用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来磨砺宝剑的。我还记得当初根宝捧了他的崇明基地场馆设计图纸去向市里老领导汇报请示的一幕。老领导仔细审读图纸后问根宝:“准备了多少资金来筹建?”根宝说:“2000万上下。”老领导说:“2000万拿不下的,看来需要近3000万。根宝,你能拿出这些钱,你真有铜钿……”根宝急了,忙说:“多半是问朋友们借的,还要靠银行来贷款。我自家的家当是全都扑了进去……”十多年前故事就像昨天的事体。根宝的幸福下面是高筑的债台。根宝伟大。根宝作孽。根宝是中国足球的第一好汉。

不必再去问根宝的遗憾了。根宝的憾事就在眼门前。东亚明年中超的运作资金如果不顺顺当当到位,根宝讲了,不排除卖脱东亚。我认为这是根宝的气话。做了英雄,难免气短。大家理解。

●如果“幸福观”的提问找到了申鑫、问到了朱炯:“侬幸福 口伐?”想来朱炯是会有片刻的沉默的。申鑫今年最大的幸福还在难产之中。早几轮申鑫提出保级中超还是有口无心的,还没有把形势估计得十分险恶。现在不来三哉,降级区的烂泥已经埋到了头颈边来了。

申鑫在上海足球大家庭里的地位,有点像一些返沪的知青子女,人是回到大上海了,但得到的关爱仍然是远远不够的。我很看不惯的是上一场德比,跑到金山去助阵申花的球迷在看台上大喊大叫 “申鑫降级”、“申鑫降级”。这些球迷虽然是申花的死忠,却完全够不上有上海人的腔调。“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要在上海滩当老大,心胸狭窄的必不长久。我还是要为申鑫、朱炯打气。咬紧牙关,拼死一搏。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不必提问申花了。从口号“中超夺冠”到“足协杯夺冠”到“冲进亚冠”,申花是大踏步地降低生活目标了。申花的幸福是请来了阿内尔卡、德罗巴。申花的遗憾是有了如此精良装备依然是四大皆空。幸福不幸福,留着来年再问朱骏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